首页 八字正文

到底八字算命婚姻准不准

紫微斗数 八字 2020-05-14 55 0

很多人都接触过八字算命,而且在我国的传统民族文化中,结婚前也必定要拿双方的八字去合婚算命,这已经成为了民间不可缺少的一种习俗,而八字算命婚姻也因此而运用广泛,还有不少人也会通过八字预先的了解一下自己的婚姻究竟是否幸福,而八字算命婚姻的方法到底准不准呢?不妨看看相关文章是怎么说的吧!

到底按照生辰八字算命婚姻准不准

什么是八字合婚

旧俗,婚前男女双方交换庚帖,以卜八字是否相配,谓之八字合婚。 所谓合婚,就是把男女双方八字配在一起,对双方八字之间的五行是否和谐,双方所行的大运、流年有无严重的不好和冲克等问题详加研究,由此推导出以后两人的婚姻生活吉凶,并对此提出合理化建议,防患不幸的婚姻于未燃之际,从而提高婚姻质量。

八字合婚怎么看

一般在八字合婚时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:

第一、需要男女双方的八字;

第二、再看女命正官[代表老公]吉凶、男命的正财[代表妻子]的吉凶;

第三:看男命的偏财[代表情人]、女命的偏官[代表情人];

第四、对比以上信息,如果信息一致那么才表示八字合,如果信息非常不一致,那么很可能不能走到一起;

第五、八字合婚还涉及到大运流年以及八字组合情况多方面。

这里就简单给大家理理思路。让大家对八字合婚有个大致概念。

八字合婚准吗

首先,我认为大家对八字合婚有一个偏激硬性的想法,每当我们说二人八字有刑,冲,害的不利影响时,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不能结婚。有的人就会拿那些八字不合却感情好的案例来反驳。其时这是大家对八字预测不理解的原因。就好像说女命伤官克夫就是会把丈夫克死一样,进入了盲区。

其实,在八字合婚过程中,我们所分析出的刑,冲,害,合关系,是指在夫妻相处的过程会出现的问题。如男方的生肖为子鼠,女方生肖为丑牛,在属相合婚中,为子丑相冲生肖。冲,却是被冲走,不稳定之意。

二人生肖为婚姻根据基,生肖相冲,主他们的婚姻根基不够稳定,容易被外界因素动摇,影响夫妻感情。但不是说一定会被拆散。还要综合其它方面来看。或者两人日柱相克相刑,日干代表自己,日支为婚姻宫,日干相克,主二人在性格上差异大,在意见上难达成一致,而引发争执,久之影响二人的感情,婚姻宫相刑,刑为刑伤,刑罚,互相对立之意,主二人在相处过程,遇到事件时,互不相让,严重时甚至出现红伤之意,从而影响各个方面。现实生活那些一天小吵两天大吵,甚至动手打架的夫妻多是如此,这样的生活难道不会影响你其他方面的事情吗?答案是肯定。要知道,一段婚姻关系,不仅是受两个人的八字影响,也是要靠夫妻双方平时的沟通。知道问题的所在,就要提前化解八字合婚的不利。生活中遇到意见不合争吵时,双方要及时调整好心态情绪,尽量在情绪稳定后再商量对策。同时,夫妻的卧房也要在房子的吉星位上,才有助于夫妻关系的和谐美满。

紫微府温馨提示:八字合婚不是不可信,而是不能随便妄下定论,凡事有题必有解,这才是八字合婚的最终目的,而不是为了拆散相爱的男女。

影响婚姻的因素很多,如伦理、道德、心理、文化、生理、观念、感情、风俗等,单从社会学角度去研究无法找出婚姻不顺的根源,如何能改善或避免婚姻上的不顺呢?如果从命理学的角度去分析和探究,便可以找到答案:夫妻由于长期生活在一起,双方气场即会发生作用,其作用结果或有益于彼,或有益于我,或双方有益,或双方有损等等,于是各自的命运轨迹也就发生了或吉或凶的变化。

自古常见的有五种合婚方法,实际应用中,有的只用到其中一种或者几种方法,比如,我国好多地方按属相一项就合婚了,这样当然准确率就很低,甚至会做出错误的判断,没有按生辰八字合婚的效果准确,本来相合的情人被片面错误的判为不合导致分手,实在可惜。我认为最好对五种合婚方法进行全面综合考虑分析,做出综合的判断,下个结论,准确率才能最高。


关于八字算命婚姻到底准不准揭秘

一、八字算命在核心内容上有其惊人的应验能力。八字重格局,格局确定后,一个人是靠技艺吃饭还是做生意还是做官员,与父母兄弟的关系、妻子孩子的基本情况,有惊人的准确性。即核心内容准确性非常高。

二、某些人宣称的铁口直断的效果,基本无法实现。在格局的核心内容下,同样的八字,你无法确定他是闻名乡里的富户还是声贯华夏的富豪,同样的流年应事,有的人可能是破财几百,有的人可能会丧妻。

三、古人云一天二命三风水,我自己总结是一德二命三风水,同样的命局,发善心行善事,命运轨迹会有变化,虽然说命格出生就决定了人心地性格,这么说有悖论之感,但实践证明,的确如此。这也是有些人命格非常差,但也小富无忧的情况。

四、风水对人的影响非常大,有时命局大运流年很好,但不顺的事情频发,看其居家风水,竟能一语中的。

原地址:https://m.ziweifu.com/bazi/97245097025.html
点击阅读全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