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八字正文

男命八字相害容易背黑锅

本文是《水浒传》之我不做背锅侠系列第一篇:

1.

宋江流放江州的故事里男命八字相害容易背黑锅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——黄文炳。

书上说他是一个“闲通判”男命八字相害容易背黑锅,通判是协助知府处理治下政务的官员,黄文炳既然是“闲通判”,言下之意就是:他不是蔡九知府周围的核心成员,虽然蔡九知府一直称他是“心腹”,但黄文炳的地位并不高。

但是在宋江眼里,黄文炳这个人就坏透了:

黄文炳!你这厮!我与你往日无冤,近日无雠,你如何只要害我,三回五次,教唆蔡九知府杀我两个!你既读圣贤之书,如何要做这等毒害的事!我又不与你有杀父之雠,你如何定要谋我!

如果我们单独看这句话,会觉得宋江是被黄文炳冤枉的,所以攻陷无为军以后,宋江一定要拿黄文炳祭旗,就好像清风山上杀刘高老婆的逻辑,是一样的。

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

2.

其实宋江刚被押送江州不久,蔡京就向蔡九知府传达朝廷旨意,表示“近日太史院司千监奏道:夜观天象,罡星照临吴楚,敢有作耗之人。随事体察驱除”也就是说,最近江州府附近可能会有贼人作乱,一切要小心谨慎。

所以这个时期,蔡九知府主要工作就是审查言论,保证江州府安全。

然而让蔡九知府头疼的事情在于,朝廷的命令下达以后,民间也有谣言出现了:耗国因家木,刀兵点水工;纵横三十六,播乱在山东。

当然,蔡九知府此时并不知道这个谣言的意思。

但是黄文炳碰巧知道了。

我们知道,浔阳楼是一个特别具有文化气息的酒楼,酒楼上有一个文化墙,墙上,墙上“题咏甚多,也有做得好的,亦有歪谈乱道的”,而黄文炳就在歪谈乱道的题词上,看到了宋江的两首诗:

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。恰如猛虎卧荒邱,潜伏爪牙忍受。不幸刺文双颊,那堪配在江州!他年若得报仇雠,血染浔阳江口!

心在山东身在吴,飘蓬江海漫嗟吁。他时若遂凌云,敢笑黄巢不丈夫!

那么,黄文炳如何处理这两首诗?

3.

其实黄文炳非常谨慎。

他第一遍读完诗的反应是:“这个不是反诗,谁写在此?”

为了确认无误,他又读了第二遍,对每句话都加了评论:

‘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。’”——“这人自负不浅!”

‘‘不幸刺文双颊,那堪配在江州!’——“也不是个高尚其志的人,看来只个配军。”

恰如猛虎卧荒邱,潜伏爪牙忍受!’——“那也是个不依本分的人!”

‘他年若得报仇雠,血染浔阳江口!’——“这报雠兀谁,却要在此间生事?量你是个配军,做得甚用!”

我们看到,至少在读完第一首诗,黄文炳根本就不觉得这是反诗,反而觉得,就一个配军喝多了胡说八道,这也叫事?于是黄文炳又读了第二首:

‘心在山东身在吴,飘蓬江海漫嗟吁。’——“这两句兀自可恕。”

‘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!’直到黄文炳读到这首诗的时候,才真正的确认,宋江题的是反诗 “这厮无礼!他却要赛过黄巢,不谋反待怎地!”

宋江这首诗就好像是某公安局接到了群众举报,XX桥下有炸弹。有关部门去了之后发现桥下有个布包,包里有两个王和四个2。虽然没造成实际影响,但这首诗存在社会恐慌啊!

但是,黄文炳确认宋江写的是反诗后拿给蔡九知府,蔡九知府并没有黄文炳谨慎,只是一眼,就确认:

“这是个反诗!通判那里得来?“

于是捉拿宋江,定下罪行,不在话下。

所以:

第一:宋江被抓并不是被冤枉的

第二:黄文炳非常谨慎的提了意见。

第三:做决定的是蔡九知府。

4.

冤有头,债有主。宋江报仇应当想办法杀蔡九,但为什么蔡九没事,黄文炳却让宋江杀了呢?显然,黄文炳只是一个背锅侠。

问题在于,除了蔡九知府是蔡京的儿子,那时的宋江还惹不起蔡京外,黄文炳成为背锅侠,还有什么原因?

一般来说,没脑子的人是不容易背黑锅的,比如李逵,一直在惹事,甚至还砍了象征着“梁山精神“的”替天行道“的大旗,但对宋江来说,无非是“把人头寄存在脑袋上,日后将功折罪。”

没能力的人,也不一定会背黑锅。比如梁山上有个矮脚虎王英,上了梁山以后居然还能娶老婆。比起王英的前老大,锦毛虎燕顺来说,王英的待遇不知道好到哪去了。但王英也没黑锅可背。

没背景的人,也不一定会背黑锅。比如梁山上排105的险道神郁保四,就是一个编外的小卧底,但也没黑锅可背。

被道德鄙视的人,一样不会背黑锅。比如鼓上蚤时迁,在一群抢劫、杀人犯中间混,但他只会偷东西,这样的人虽然被鄙视,但一样不会被背黑锅。

这是因为,前面说的这几类人,根本都拿不起锅。宋江会让李逵找皇帝谈判吗?当然不会,所以就算李逵想背黑锅,也找不到。

5.

真正会背黑锅的人,首先得要求是:这个人有黑锅可背。

比如林冲的老婆,就为林冲被高俅陷害背了黑锅。(林冲被陷害的故事以后再说)所以林冲不管在哪,都说是“恶了高太尉”,反正支支吾吾,暗指自己老婆坑了自己。所以之前说他是小人,一点不冤枉他。

所以真正成为背锅侠的,其实是那种游离在一个圈子以外的那些边缘人,比如蔡九知府有自己的通判、孔目这样一大批官员来为自己干活,但黄文炳就是一个“闲通判”。

这样一来,黄文炳为了上位,就一定要做更多的、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,才能保证自己打入蔡九知府的圈子里。比如蔡九知府总不能明着出面去陷害某人,这时候这种“脏事”,黄文炳就出现了。

表面上看,黄文炳的身家还不错,兄长黄文烨是当地的富户,人称“黄面佛”,但商人毕竟地位不高,所以黄家一定要有一个当官的,黄家在江州府才能站的更稳,于是黄文炳就必须离开自己富裕的“商人圈子”,转而走向以蔡九知府为首的“官府圈子”。这时候,对蔡九知府来说黄文炳不是自己人,所以黄文炳就必须要闹出点大动静,才容易被蔡九看中。

所以我们看到,蔡九知府对黄文炳其实是非常亲热的,一口一个“通判乃心腹之交”、“若非通判高明远见”……看起来蔡九知府很器重黄文炳啊?

但看一个人,不要看他说什么,而是要看他做什么。蔡九知府从来没有因为黄文炳的“高见”、“心腹之交”就让黄文炳留在家里吃饭、也没有给他许诺升官发财。所以嘴上说的好听就是一个迷魂汤,到了背黑锅的时候,这种一门心思要打进圈子的圈外人,蔡九第一个就把他交出去了。

宋江等人杀了黄文炳,蔡九知府也没有想过为他报仇。反正水泊梁山在山东,和江州府有什么关系?

你做你的土匪,我做我的知府,天涯远去,岁月静好。

原地址:https://m.ziweifu.com/bazi/20211122212007.html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上一篇:关于男命四两叁命运这样的信息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