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八字正文

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

本故事已由作者:一筐栗子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,旗下关联账号“深夜有情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,侵权必究。

司露露从小到大,安分守己,没惹过什么事,第一次去派出所报案,却落了个不愉快的经历。

那天周末,她在门口收拾垃圾,突然发现墙上好像有网上说的被踩点的标记,心里一慌,套着衣服就往楼下派出所跑。

结果,派出所的民警了解情况后,只说是她想多了,还说附近的治安都很好,好几年都没出过事了,如果还担心,可以在家门口装个监视器。

司露露表面乐呵呵,心里忍不住吐槽,装监视器有什么用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?它是能替赶走坏人?还是能替他报警?

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就是电视剧看多了,哪有坏人还提前给你预告的。”其中一个中年男突然调侃。

司露露本来都想算了,一听这话,身体里的倔脾气跟上了发条一样。

“你们都没上门去看,怎么知道是我想多了,而且新闻也报道过,怎么就成我电视剧看多了,报警还能带有色眼镜的?”

说完,钥匙往桌上一拍,一屁股坐下,“今天你要不给我处理这事,我还就不走了。”

见司露露态度强硬,民警才勉强答应派人帮她处理。

派来的小警官也跟她打太极,说今天事情太多,等会还得去解决别人家夫妻矛盾,都见血了,实在没时间管这事,改天再帮她看。

谁知道这改天要等到什么时候,司露露不肯,拉着小警官不让他走,两人一直僵持在派出所门口。

赵衡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,穿着警服,剑眉星目,还留着干练的短发,一身正气凛然。

他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,问了声。“怎么回事。”

小警官简单解释了来龙去脉,但话里行间都透露着她有被害妄想症,还不依不饶,赖着不走。

司露露气得都快没脾气了,叹了口气,做好没人搭理她这档子事的准备,却听到赵衡慢悠悠的说:“我等会有时间,我帮你去看看吧。”

她这才抬头瞧了赵衡一眼,抿了抿唇,没做声。

小警官感激涕零的拍拍赵衡肩,“谢了,兄弟。刚好,你也是反诈部门,要这姑娘是拿逗我们乐子,你得好好教育教育。”

说完一溜烟跑了,留下司露露干瞪眼,“说谁诈骗呢什么八字男命遭女人暗恋!”

2

赵衡倒不是个墨迹的人,跟着司露露上楼检查可疑记号,不仅拍了照,存了档,还帮司露露装了一个监视器。

赵衡解释:“老张也没说错,现在确实没法处理,只能先装个监视器,要是发现异常,能更快查到人。”

但这会,司露露已经听不进他说深什么,她的注意力被男生肩宽腰窄的身材吸引住,甚至很不要脸地咽了咽口水。

这也不能怪司露露,她在家新媒体公司上班,说是时尚穿搭编辑,其实也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打字机器,办公室基本上都是女生。

噢,也有男生,但也是好姐妹的存在。

太久没有近距离的见过男色,司露露难免看得出神。

直到赵衡问她要手机连接监控,她才反应过来,慌慌张张从包里掏出手递过去。

赵衡低头看了她一眼,“你没事吧?”

司露露尴尬地笑了两声,“没事,没事。”

别人帮她装监控,她却在觊觎别人的美色。她都快自我怀疑是不是真的为了骗人上门,故意报假案。

但借她一百个胆,她也不敢啊。

别人却不这么想,尤其当她对赵衡百般殷勤后,之前帮她立案的那两个中年警察,经常阴阳怪气地揶揄她。

“我说怎么赖着不肯走,原来目的不纯,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”末了,还啧啧了两句,一脸瞧不上的模样。

司露露皱着眉,脑子抽着疼。

天地良心,她哪知道赵衡那天会刚好出现,她要有这个预言能力,早成富婆了。

她只是被赵衡认真工作模样可爱到了。

那天,帮司露露装好监控器,赵衡问她有没有装反诈中心,并非常称职的给她科普了一系列反诈知识。

赵衡五官长得很英气,因为不爱笑,看着总有点严肃,尤其是给司露露科普的时候,像极了古时候的教书先生。

但他的声音特别好听,不是网上油腻的烟嗓,反而明亮又温柔,和一板一眼的模样很有反差。

司露露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赵衡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,“是我哪里说错了?”

那迷茫的眼神,让司露露觉得更可爱了。

所以想和他交个朋友,至于后面能不能终成眷属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

但看这被误会的程度,这一撇估计也挺难的。

光是别人这么想也就算了,赵衡好像也误会了,对她的态度可以说是两级反转。

装监控器那天还细心叮嘱她,监控器是他们所里报废的,虽然修好了,但只能插电使用,不能续航,让她千万别把插座拔了。

司露露借机加了他微信,虽然聊得不多,但每条信息都有来有往。

直到传出那些话,赵衡对司露露的态度180度大转变。

微信上,司露露给他发信息:隔壁好像有人搬进去了,但那人全身包得严严实实,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。

赵衡没回。

司露露又说:昨天听到有敲门声,我一看监控发现是个女生喝醉趴在我家门,吓我一跳,还好她朋友把她弄走了。

赵衡也没回。

司露露继续说:我明天上早班,多做了三明治,要不要给你带一份。

这次赵衡回了:之前帮你是我职责,希望你不要误会。

简短又明了,礼貌又客气。

之后不管司露露再发什么信息,都石沉大海。原本每天早上还能偶遇,微笑点头打个招呼,现在赵衡见着她,跟老鼠见了猫一样,溜得比谁都快。

这是真把她当骗子来防了。

3

其实也不怪他们误会。

s城这几年一直进行反诈行动,希望成为诈骗率最低的城市,也做了很多网络宣传,其中赵衡录的短视频,因为颜值高,反响很好。

好处是反诈得到了宣传,坏处就是反响太好,太多人为了看赵衡一眼,涌到派出所门口打卡,很影响秩序的维护。

赵衡也嫌麻烦,向领导提出申请不再出镜,还把班次换到了白班,来的人才慢慢变少。

期间也有过追求者,但像司露露这样打着报警名号接近他的,还是第一个。

他本来没把同事的话放在心上,女孩子在外工作,多注意点总是好的。

但司露露最近过于热情的行为,让他没法不把这两件事联想到一起,对她的好感直线下降。

所以当司露露再次拦住下班的他,挤眉弄眼地问他有没有时间,要不要一起去江边上走走,他拒接得很干脆:“我工作过很忙,也没有恋爱的计划。”

言下之意,请不要再来打扰他了。

s城十月份的天气,已经寒风萧瑟,司露露难得早点下班,乖乖在派出所门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,鼻子被风吹得通红,才等到赵衡。

结果被这样直白拒绝,说不失落是假的。

她低着头,往高领卫衣里缩了缩,小声嘟囔:“你这警察叔叔,也不知道心疼人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想到了那些流言蜚语,司露露忽然抬头。

“你不会也跟他们一样,觉得我是为了接近你,报假案吧?”

不等赵衡回答,她又焦急解释:“我真没有,我哪知道你那天刚好从外面回来啊,我是真的害怕。”

“要不这样,那个监控器不是可以关联家人,你也绑一个,帮我看看情况,我不害怕了,以后也就不经常来烦你了。”

说完,司露露往前走了一小步,抬头一脸诚恳地看着男生。

司露露不算高,踮起脚点,刚好在男生肩膀的位置,又仰着头,差点蹭到赵衡下巴,距离近到可以闻到女生身上的洗发水的香味,似有似无。

赵衡一怔,连忙往后退了一步。

见他没说话,女生又小声的问,声音软糯糯的:“行不行啊,就当是为人民服务咯~”

赵衡面上不为所动,心里觉得好笑,他是反诈警察,这算哪门子的为人民服务。

但看着司露露冻得通红的脸,犹豫了一会,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过去:“你弄吧。”

“警察叔叔人真好!”

司露露接过手机,哗啦了几下,没几分钟就绑定好,把手机还给他,“说话算话,我这就回家。”

她小跑到拐角,忽然又停了下来,在手机戳了几下后,示意赵衡看手机。

赵衡点开手机,便看到司露露发过来的微信:原来赵警官是想当我的家人啊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赵衡挑了挑眉,噢,在这等着他呢。

但等他抬头,女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,回想起刚才那一幕,轻笑了一声。

4

司露露倒是说话算话,没有经常来打扰他,也就偶尔来。

嗯,论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。

司露露不知道从哪弄到他的排班表,只要他上白班,都会准时准点带着早餐出现,丢给他就走,不会多打扰他一秒。

给他消息的频率也少了,只是偶尔遇到有趣的事,才会跟他说。

比如她同事家的猫发情,给它体验完猫生,结果两个白猫居然生出了黑猫,同事气个半死,重金在朋友圈发帖,誓要找到给她家崽戴绿帽的猫。

比如某个同事差点被电话诈骗,还好她分分钟把骗子怼了回去。

赵衡正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,刚好看到这条信息,顺手回了句:那你还挺棒的。

司露露秒回:嗯嗯,都是警察叔叔教得好。

赵衡盯着中间几个字看了许久,微微抬起手机,透过反光的屏幕看自己一眼,他看起来很像叔叔的年纪吗?

没一会,手机又开始震动,司露露发了个得瑟的表情包。

赵衡摇头,笑得无奈。

同事小林一进来,瞧见向来正经严肃的赵衡在笑,八卦的凑过来问:“赵队,这是有情况啊。”

“怎么着,上次那个报假案的姑娘把你拿下了?”

小林是个话痨,没等赵衡一说话,他滔滔不绝:“也是,那姑娘其实长得也挺好看的,还主动,要我也愿意,嘿嘿。”

赵衡收敛住笑容,拍开小林撑在他肩上的手,“报假案这事什么证据都没有,别瞎说。:”

“害,要真出事早出事了,她就是冲你来的,现在的女生,看见个帅哥就找不着北了,真是肤浅。”小林一副“我比你了解女人”的模样。

赵衡脸色一沉,没说话。

这段时间的相处,他觉得司露露不像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孩,反而还挺简单、可爱的。

至于监视器,他也看了,没有异常动静。

那记号估计只是周围小孩贪玩画上去的,就没再放心上。

有段时间,司露露迷上烘培,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捣鼓自己的烤箱,要烤得好看,都会拍照发给赵衡,要再烤得好吃,还会拿一堆下来分给派出所的民警。

一来二去,她和当初闹得不愉快的警官老李老张,关系也缓和了不少。

赵衡执行完任务回来,一进门便看到司露露趴在大堂前台,跟女协警笑呵呵的聊天。

她穿着套珊瑚绒的睡衣,看着挺保暖,脚上却光秃秃的,袜子都没穿。大厅没有空调,冷得她两只脚来回摩搓着。

“你每天工作都不忙吗?你都快成派出所常客了。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司露露立刻回头,笑着回道:“忙啊,但这不是有……”

你字还没说出口,她余光瞥见大厅人有点多,觉得这话太矫情恶心,又咽了回去,“这不是有点近嘛,楼上楼下的,也算半个邻居了。”

赵衡像听懂了她的话外音,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从前台下拿出了烤火的鸟笼子,放到她面前。

“没事早点回家,太晚了不安全。”

说完,朝楼上办公室走去。

直到旁边的人开始起哄,司露露才反应过来,看着火炉微微的光芒,嘴角掩不住的笑意。

司露露风雨无阻的烘培照片比小段子发的还勤快,却在某天晚上中断。

那天,赵衡下班回到家洗完澡,迟迟没收到照片,只当天气越来越冷,小姑娘懒得弄了。

他发了个猪的表情包过去,想着司露露肯定要反驳,可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收到回信。

司露露向来不会这么久不回他信息,现在才八点多,不可能就睡了。他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,点开监控想看看司露露家的情况,才发现是黑的。

赵衡心里一紧,外套都没来得及拿,就冲了出去。

5

所里给他分的宿舍并不远,赵衡边跑边给司露露打电话,都没人接。

好不容易跑到她家楼下,猛戳电梯按钮,偏偏电梯停在30楼一动不动,他急的转身就往楼梯间跑。

好在司露露住的楼层不高,赵衡跑上去没花多少时间,但刚走出安全通道,就瞧见司露露家挤满了人,还有警察。

赵衡眉头紧蹙,太阳穴突突跳得生疼。

出来驱散人群的老李,瞧见他,有点惊讶,“小赵你怎么也来了。”

突然想起来他和司露露的关系,又噢了一声,“没出啥事,就是入室行窃,被小司撞个正着,抢东西的时候手被割伤了,还好动静闹得大,邻居发现异常,及时报了警。”

“这小子还敢坐电梯下来,被我们当场逮住。”

“不过,这小子也真行,居然在旁边租了将近一个月,就为了偷点东西……”

赵衡脑子嗡嗡作响,已经听不进其他声音,只顾着往房间走去。

司露露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,警察在拍照收集证据,她却好似无事发生一样,坐在房间的凳子上镇定自如,右手受伤流血也没发现,左手还在艰难的用手机发信息。

等赵衡走过去,才看到她那张惨白的脸。

“赵衡……我左手都没有受伤,为什么它动不了啊。”见他过来,司露露仰起头,努力扯出一丝笑容,眼里的泛着光,声音也不停颤抖着。

赵衡握住她颤抖的手,安慰着:“没事,过会就会好的。”

“可我还要回工作信息。”

“我帮你回。”

赵衡温柔的声音和指尖传来的温度,才让司露露感觉到了一点安全感,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懈下来,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。

警察采集好后,见司露露心情还没缓过来,让她明天再来录口供,赵衡便带着她去附近的卫生所处理伤口。

一路上司露露也没怎么休息过,一直要回工作消息,她口述,赵衡就帮她打字,弄到将近十一点,赵衡才放下手机,起身伸了个懒腰。

低了一晚上的头,他感觉脖子都要断了,心里忍不住吐槽,司露露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。

回头看到病床上的女生,赵衡眸色一沉,陷入沉思。

今晚司露露那张惨白的脸,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。那是她第一次喊他全名,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下。

看着她明明吓得不轻却偏要佯装镇定的模样,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这事也怪他,没把司露露的报警当一回事,万一歹徒更凶恶,后果……他不敢想。

赵衡挺自责的,所以当第二天,当司露露不愿意浪费钱住院,对原来的房子又有阴影了,租心房子吧,一时半会也来不及。

正思考要住哪的时候,他不紧不慢地说:“你要不介意,先住我宿舍吧。”

6

司露露听完,手一颤,差点发错群消息。

半响,才回头看着他,一脸不可思议。

但没等她说什么,一道身影就从旁边窜了出来。

“什么什么?你们要同居了!?”女生生怕隔壁街的听不到似的,音量拔得老高。

不用看,司露露就知道是她那嘴比脑子快,思想还滑坡的闺蜜蒋骄。

来的倒是挺快的,她半个小时前发信息给估计说了这事,不过她不关心自己情况也就算了,还一脸八卦样,真是中国好闺蜜呢。

司露露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。

“不是同居,我最近可以回家里住。”猜出是司露露朋友,赵衡一板一眼的解释。

“那有啥用,露露这手伤成这样,不需要人照顾呀。”蒋骄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,肚子不知道藏着什么坏水。

赵衡想了想,觉得她说得也对,沉默了几秒,“你是她朋友吧,你来了住你家也行。”

蒋骄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,我最近准备和男朋友出去旅游,机票都买好了,没法反悔。还是住你宿舍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司露露无语,现在是把她当空气了嘛,问过她意见了嘛?

而且蒋骄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?

司露露一脸懵地看向她,只见她挤眉弄眼,一副我懂我了然的模样。

商量再三,还是决定住赵峥宿舍。

一来有人照顾,二来离司露露公司也近,病假请不了几天,她还是得去上班,会方便些。

“这……不太好吧。”司露露坐在两人中间,微微皱眉,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一声。

“有什么不太好的,就算发生点什么,还不知道谁吃亏呢。”来自真闺蜜的嘲讽。

司露露故作深沉地嗯了一声,“确实。”

赵衡:“……”

最后,蒋骄陪她去派出所录了口供,老张老李特意因为之前误会她说了声对不起。

她扬起笑容,摆了摆手:“害,我没放心上,而且这回不也是你们救了我嘛。”

接着蒋骄又陪她回之前的房子,简单收拾了几套换洗衣物,才依依不舍的将她送到赵衡宿舍。

说实话,蒋骄挺不放心的,她听司露露提起过赵衡,但他们也就认识两个月,人品怎么样还说不好呢。

不过,看在司露露出事,他那么着急的份上,又是个警察,姑且相信他一回。

蒋骄走后,赵衡倒了杯水递给司露露,随便找了个话题:“你朋友对你还挺好的。”

“我和她从小一块长大的,她就有时候说话直,让人挺难招架的,但人还是挺好的,都在这工作,所以会比较照顾。”

“你呢,好像没见你和朋友出去玩。”

“嗯。”赵衡坐到她旁边,拨弄着手机,回得轻描淡写:“只有一个朋友,但不在本地,所以聚得不多。”

说完,突然一阵沉默。

司露露手指在水杯上磨蹭了几下,环顾了四周,宿舍不大,被赵衡收拾得很干净,看了一圈,她又将目光落在男生身上。

赵衡最近对她的态度好像变了不少,不仅主动让她搬进宿舍,还愿意跟她说自己的事,虽然只是一些小事,但她能感觉到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
想到这里,司露露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,但这会刚搬进他宿舍,要是笑得太明显,难免显得居心叵测,只好一直绷着。

好一会,赵衡看了眼时间,起身准备去上班,走到门口又折回来,“你晚上想吃什么,我下班了回来给你带。”

司露露随便说了个吃的,赵衡回了句“行”匆匆离开。她才松了口气,一脸止不住的笑意。

她不着急问赵衡,是不是现在有谈恋爱的计划,反正时间还长,她可以慢慢来。

只是她没想到,这没羞没臊的“同居”生活还没步入正轨,就被一群不速之客扰乱了。

7

不知道从哪冒出了一伙诈骗组织,专挑独居老人下手,冒充其孙子身份进行诈骗,数额还不小,有的老人连棺材本都被骗光了。

赵衡带着反诈小组一直在侦查,一但发现有诈骗电话打给受害者,便会转拨到他们的专线,提醒他们。

遇到糊涂的老人,非但不听劝,还把他们当成诈骗犯,恶语相向,为了防止老人被骗,赵衡只好带人挨家挨户的解释。

这段时间,她两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,连送饭这差事也交给了小林警官。

都说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搁以前,司露露不信,今天她信了。

她早上才和蒋骄吐槽,不知道赵衡要忙到什么时候,结果两人当晚就见面了,只是见面的情况有点特别……

司露露和别人打架闹到派出所,对方不肯和解,蒋骄又在外地旅游,只能让赵衡来保释她。

说起事情的起因,司露露也很委屈。

她手伤好得差不多,想着去附近小区转转,看有没有房子出租,她和赵衡的关系没确定,总住人宿舍也不好。

结果刚出门就被一个女生拦住,看着像个学生,女生上下打量她一眼,眼神里全是厌恶之情,问她是不是赵衡女朋友。

司露露不懂她莫名其妙的敌意,好脾气的解释:“现在还不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女生冷嘲热讽:“还不是就住人家里了,果然,能和赵衡在一起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。”

司露露不知道女生和赵衡什么关系,但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人,直接回了一句:“神经病吧。”

说完转身要走,女生却不依不挠的拉着她,让她把赵衡喊出来,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。

还大声嚷嚷赵衡就是杀人犯的儿子,不配当警察,一副要闹事的模样。

本来司露露不想和她争论,一听她诋毁赵衡,来了脾气,和女生争执了几句。

不过,她也没想过动手,是女生指手画脚的时候,手里钥匙掉地上了,她弯腰去捡,起身时头发勾住了司露露包包的链条。

她捂着头,气急败坏骂了两句,就开始动手。

人都打上来了,司露露总不能干站着被打,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。

最后还是小林警官回宿舍拿东西撞见两人,才赶来拉开她们,但两人谁也不肯低头,只能带回派出所。

赵衡接到小林电话时,正从最后一位老人家出来,好不容易把工作的事弄完,这头又听到司露露打架斗殴的消息,他一个头两个大。

一路上,赵衡都想不出司露露有什么理由和别人打架,还闹到了派出所。

等他到派出所,见着两人,目光一沉,瞬间明白了。

8

派出所里,司露露坐在走廊角落,头发被抓成鸡窝,嘴上的口红也被蹭花,加上脖子的伤痕,一副狼狈相。

难得和赵衡见面,她不想以这种形象出现,太没面子了。

得知赵衡和女生聊完,对方同意和解,已经离开派出所后,司露露也想偷偷溜走,但刚弯着腰要走,一双蹭亮的皮鞋出现在她面前。

司露露心想不妙,打算装作没看见往反方向走,下一秒就被赵衡当小猫一样拎起来,随即,头顶传来他沉沉的声音:“你现在还会打架了。”

知道自己跑不掉,司露露破罐子破摔,挣开赵衡的手,一屁股坐回去,气鼓鼓的没说话。

赵衡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,坐到她旁边,拿出刚从药店买来的消毒水,小心翼翼的帮她处理脖子上的伤口,“手伤刚好,脖子又受伤了,你怎么这么皮呢。”

“是她先动的手,我这是正当防卫!”司露露不满的反驳,“而且她说你不配当警察,她凭什么说你,还说你是杀人犯的儿子。

“我要不是看她还小,你看我不告他个诽谤的罪名!”

司露露越说越激动,脖子的伤口不小心戳到赵衡手里的棉签,痛得龇牙咧嘴。

“你小心点!”赵衡抓着她张牙舞抓的手,皱着眉,这么大个人了,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。

司露露嘴一瘪,没敢再说话,乖乖坐着让他上药。

良久,赵衡涂完最后一个伤口,起身把棉签丢进垃圾桶,才淡淡地开口:“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呢。”

司露露啊了一声,半响才反应过来,赵衡说的她是谁。

闹事的女生叫沈清,她爸爸沈南易和赵衡爸爸赵子明曾经是邻居,也是关系很好的兄弟。

8年前,沈南易为了送女儿去市里最好的学校上学,急需买个学区房拿入学资格,便想跟着赵子明投资赚钱。

刚好当时有个挺好的项目找到赵子明,他带着沈南易一起去考察,对方信誓旦旦的说这个稳赚不赔,而且能很快回本。

赵子明并不信,毕竟投资都有风险,哪有什么稳赚不赔的,

沈南易听完却很有兴趣,当场投资了一笔钱,并在尝到了甜头后,想要追加投资。

但赵子明总觉得不靠谱,劝他不要着急,万一上了别人的套,损失更严重。

可那会沈南易已经被红利冲昏头,为了早点挣到学区房的钱,不仅将原本存的买房钱拿了出来,还借了一笔钱投资。

结果钱一给,那人就消失了,警察找上门他才知道被骗了。

其实就是很简单的诈骗手法,以小金额的红利引诱,等你砸巨额钱财的时候,再金蝉脱壳。

受害人基本都是像沈南易这种想着急赚钱的人。

得知钱找不回来,沈南易情绪瞬间崩溃,觉得愧对妻女,从二十几楼跳了下去。

沈清母亲接受不了事实,把责任全怪在赵衡爸爸赵子明身上,怪他明知道不对劲,却不拉兄弟一把。

气糊涂的时候,还说是赵子明伙同外人骗兄弟的钱,不然为什么明明是他找来的项目,最后却中途退出,赵子明就是杀人犯。

赵子明很自责自己没有多劝劝沈南易,才导致事情发展成这样,对沈清母女很包容,不仅帮她们还了沈南易借的钱,还经常拿钱补贴他们家。

沈清母女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意,还是将赵家当作害她们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。

那时,沈清才十岁,一直跟着她妈妈来赵衡家讨说法,久而久之,也将失去父亲的痛楚怪在了赵家。

尤其是赵衡,恨他父亲夺走她爸爸的生命,而他还能肆无忌惮的拥有父爱。

她经常去赵衡住的地方闹事,赵衡无奈下才搬到宿舍,没想到她还是找了过来。

这次她也只是针对赵衡,看到他赶回派出所一副恼羞却拿她没办法的样子,心里暗爽,她并不想在派出所过夜,就答应和解,拍屁股走人,留下烂摊子让赵衡收拾。

9

听完,司露露立刻反驳:“这算哪门子的真的啊。”

明明就是沈清母女自己揣着明白当糊涂,利用赵子明的愧疚之情,把他当冤大头罢了。

“你爸爸做得也不对。”司露露犹豫了一会,还是忍不住说:“他可以自责自己没有拉兄弟回头,但他不该让你和你妈妈也承担这份愧疚。”

沈清十岁那年,赵衡估计也就十七八岁,本该无欲无虑,肆意青春,却要背上莫须有的罪名,承受她们的道德绑架,他不无辜吗?

司露露越想越觉得替赵衡委屈,下一秒鼻头就红了,声音也有点哭腔,“要让我知道是这么回事,我刚刚就该打得再用力点的!”

赵衡一愣,笑着揉了揉她的头:“你哭什么呀。”

还能哭什么,就是替他委屈啊,但她没说出口,只瞪圆着眼睛忍住不让眼泪往下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赵衡缓缓开口:“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司露露红着眼,点点头。

“你……为什么喜欢我。”赵衡说完,抬头看着司露露,眼里从未有过的认真。

“啊。”话题突然转这么快,司露露愣了半响,吸了吸鼻子说:“还能有什么,当然是帅啊。”

“可再帅,也会有老的一天。”赵衡笑得无奈,她倒是诚实。

“老了,那也是老帅哥。”司露露说的很笃定,还挑眉朝赵衡使了个“你要自信”的眼神。

赵衡被她逗乐,低头沉思了一会,他朝司露露走了一小步,“可以抱一下你吗?”

司露露又懵了,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就被他半拥进怀,但他的手还是很绅士的握拳,放在她肩头。

“司露露,我们谈谈吧。”赵衡一字一句的说。

“谈……谈什么啊。”

“还能谈什么。”赵衡低头笑了笑,声音温柔又明亮:“想和你谈恋爱,可以吗?”

和暗恋男神意外同居,正纠结告白时被他抢先“想和你恋爱”

派出所里,时不时还有路过的人,可那一瞬间,司露露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下来,只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对撞着。

后面怎么回的宿舍,她已经记不清楚,要不是第二天起来,看到脖子上的伤口,司露露还以为昨天是场梦。

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,司露露将头埋在被窝里,笑得合不拢嘴

没看出来啊,这个男人还挺会!

还问她可以吗?当然可以啊,一百个可以。

司露露不知道赵衡为什么突然提出恋爱,但好不容易到嘴的鸭子,可不能让他飞了,隔天就拍照发朋友圈官宣。

蒋骄第一时间给她发视频问什么情况,她如实说了,蒋骄有点担心赵衡家的情况司露露应付不来。

司露露却让她放一百个心,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。

本来想问蒋骄去哪旅游了,但没来得及问,就瞧见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从蒋骄身后走过。

司露露眼睛瞪得老大,正准备八卦,蒋骄说了句:“回来跟你说。”连忙挂断。

她对那男人倒是不好奇,只啧啧了两声,瞧瞧人家这进度。

10

恋爱后,赵衡对她好到离谱。

怕沈清再来找麻烦,赵衡给司露露在附近找了新的住处,帮她先垫付了房租。

担心她经过上次的事,心里有阴影,只要赵衡没任务,准时下班,他都会去接司露露下班,送她回家,等她睡着后,他再回宿舍。

还交代附近巡查的同事,帮忙多注意司露露家附近情况,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老张经常调侃她俩: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小赵找了个女儿呢。”

对此,司露露都是笑笑不说话。

那段时间她确实很幸福,但幸福的有点过头,她总觉得有点不真实。

起初被喜悦冲昏了头脑,没多想什么,冷静后,她才开始思考,赵衡为什么突然提出恋爱。

是图她会打架?还是图她死皮赖脸?

而且在一起这几个月里,赵衡也没说过“我喜欢你”这几个字。

再回想他那时候说的话,我们谈谈吧,这个吧字就很灵性,不就是可与可无的意思吗?她很怕赵衡是因为之前没相信她的报案,导致她受伤,心里愧疚想补偿她,才跟她恋爱……

想到这,司露露不免叹了口气。

她挺讨厌胡思乱想的自己,但脑子里的那些细胞跟自己有灵魂一样,她根本控制不住。

她想着走一步是一步,直到某个周六,赵衡拿她手机拍了张图,让她发给他。

当时她正在洗澡,让赵衡自己找,等她出来,人已经走了,手机屏幕亮着一张男人的背影,但能明显看出来是赵衡,拍摄时间是八个月之前。

前段时间赵衡突然问她,她就住在派出所附近,第一次报案之前两人有没有见过。司露露还斩钉截铁的说没有,可这张照片足以证明她说谎了。

赵衡说过,他恋爱的底线就是不能骗他,要不当初也不至于因为怀疑她报假案,对她那么冷淡。

而司露露这一次又精准踩雷。

她呆坐在床上,心一凉,只觉得彻底完了。

她确实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赵衡的存在了,但不是故意瞒着他的。

那时候她刚搬到这边,受风寒得了重感冒,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入职,她只好带上口罩,爬起来去买药,刚走到派出所眼前一黑,差点晕倒。

是赵衡扶住了她,还送她去附近的诊所输了液,不过没等她醒来道谢,他就匆匆离开。

后来,司露露上早班偶然遇到他,才知道他是派出所的警察,他看起来不苟言笑,好像对所有事都很冷淡。

可司露露默默关注了他一阵子,发现他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严肃。

看到小孩气球挂在树上,他会放慢脚步,绕到树旁,帮小孩摘下气球;下雨天看到女孩淋雨走路,他会把伞借给她,自己再跑回派出所;派出所大厅有夫妻吵架闹事,他过去帮忙,也总会将女方护在身后。

他的温柔细腻无声,但一直存在。

这也是司露露心动的原因。之前,她一直找不到机会认识赵衡。

直达碰到门口被划上记号那事,这才阴差阳错的有了交集。

一开始不说,是因为他们都以为司露露是为了接近赵衡报假警,要让他们早知道她早对赵衡有所图,更解释不清了。

至于这次司露露为什么矢口否认,她也说不清楚,可能就是突然紧张了。

只是,司露露怎么都想不到,以前随手拍的照,能给她挖这么个大坑。

本来就觉得赵衡没有多喜欢自己,如今还踩这么个雷,司露露叹了口气,做好了分手的准备,甚至主动给赵衡发了信息:我同意分手。

说完,把手机一关,一夜无眠。

隔天,天还没亮,司露露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,躲到了蒋骄家,避免两人在路上碰到都尴尬。

但她没想到,没过几天赵衡就杀到了蒋骄家。

11

在蒋骄家住了不到三天,司露露就想回家了。

蒋骄家离她公司太很远,她每天下班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,早上还得提前一个半小时出门,实在是太累了。

最主要的是,蒋骄家不止她一个人。

她没打招呼就过去,刚好碰到蒋骄挽着一个男人出门,看到彼此都很惊讶,司露露才知道这厮也谈恋爱了。

是之前在视频出现过男人,叫宋执,长得……挺斯文败类的,戴个金丝眼睛,狭长的眼睛里总感觉不怀好意,和蒋骄历任男友的类型都不一样。

司露露问过她什么情况,蒋骄只说了一句:“一言难尽。”

人家情侣住在一起,司露露多少不方便,也不想吃狗粮,准备明天搬回去住。

结果,晚上一回到蒋骄家,就看见赵衡坐在客厅,眼神跟看犯人一样,直勾勾的锁定她。

司露露吓得后退了一步,朝旁边的蒋骄使了使眼色,咬着后槽牙小声质问:”赵衡怎么会在这?你把我卖了?”

蒋骄尴尬的笑了两声,也咬着牙小声回答道:“不是我,是宋执,他俩好像认识。”

??司露露整个呆滞住了。

没等她理清楚这层关系,只见宋执拍了拍赵衡肩膀,然后起身拉着蒋骄离开,给他们腾出单独谈话的空间。

良久,才听到赵衡解释,“宋执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那个朋友。”

几天前,赵衡刚通宵忙完领导临时布置的任务,拿出手机看到司露露同意分手的信息,一头雾水。

他买好早餐去喊她起床,人不在,给她打电话,才发现自己被拉黑了。

赵衡联系不到她,只好用最蠢的方式,在司露露公司楼下和家楼下连续蹲了几天,但都没看到她的身影。

他也去司露露公司问过,她没有请假,只是每天上班时间都和赵衡错开了,意思很明显,她在躲他。

正不知道从何下手时,收到了宋执的信息:“我好像在我女朋友家,看到了你女朋友。”

宋执之前刷到过赵衡发的官宣朋友圈,对司露露有点印象,只是不能确定,出于好奇就给赵衡发了信息,没想到还真是。

虽然赵衡也很惊讶,宋执和蒋骄的关系,但还是一下班就往这赶。

司露露也很震惊,这世界会不会太小了!?

但她现在也似乎没这闲工夫管世界的大小,赵衡突然起身步步逼近她,脸色很不好看。

赵衡确实很生气,气她不打招呼玩失踪,要不是他找同事帮忙调出司露露公司楼下的监控,证明她真的有每天来上班,他都急得要去报人口失踪了。

可当他从蒋骄得知司露露离开的原因,他又被气笑了。

他是没说过“我喜欢你”这几个字,可他对她的好,还不足够说明这一切吗?

至于他讨厌被骗,确实是。可司露露那芝麻豆大点事,他至于要提分手吗?他有那么小心眼吗?

“可你那天什么都没说就走了,不就是生我的气嘛。”司露露小声嘟囔着。

赵衡解释,“我那天是临时接到任务,赶回所里工作了,没来得及告诉你,是我的问题。”

“就这样?”司露露有点怀疑,有这么巧。

“不然呢?”赵衡掐了掐她的脸,“你们女生是不是都是戏精,我还什么都没做呢,你就给我定罪了,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。”

司露露瘪瘪嘴,她其实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,谁知道碰到感情,也变得不像自己。

突然想起什么,司露露张着嘴,正犹豫要不要开口。

赵衡突然扳过她的身体,很认真的对她说:“我喜欢你,想要和你在一起,是因为你是第一个说,沈清家的事不应该让我承担的人,也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我的人。”

12

这些年里,赵衡承受了很多,当初也反抗过,和父母争执过,为什么要把责任揽在身上,明明他们家做的已经够多了。

可父母只说愧对沈家,让赵衡多包容,多让着些,甚至让他选择了警察这条路,减少他们心中的愧疚。

久而久之,他也接受了这个事实,不再反抗,直到司露露出现,她像个小太阳一样,做任何事都充满动力和期待,有她在的地方,笑声不断,让他原本死潭般的生活里,突然活了起来。

这样的司露露,谁会不喜欢呢。

“不过,最重要的一点还是……”赵衡低头看了司露露一眼,勾起嘴角,眼里有点得意:“长得漂亮。”

司露露一愣,装模作样地哼了一声:“再漂亮也会有老的一天。”

赵衡接得很快:“那就是老漂亮了。”

那么油腻的话,被他说得一本正经,司露露没忍住,噗得一声笑出来,“你这是抄袭,但我很喜欢。”

赵衡嗯了一声,指腹轻轻揉着司露露的掌心,“那我们回家,好不好。”

司露露轻轻点头。

但走到门口,突然想起这几天的狗粮之仇,蓦地回头,朝后面冷哼了一声,“回家,我在这一刻都呆不下去了!”

听到这话,前一秒还躲在后面吃瓜的蒋骄脸色突变,“好你个司露露,我好心收留你,你还不知好歹了。”

说着,开门要找司露露理论,被宋执懒腰抱了回来,他轻声哄着:“好了,你还不知道她,她故意气你的。”

两个人男生对视一眼,但都拿这个两个幼稚鬼没办法,只能互相拦着自己的女孩。

番外:

自从司露露怪赵衡不愿意表达后,他就像开了窍一样,逮着机会就腻歪。

别人的聊天结束语都是晚安,他俩的是喜欢你。别人早上的叫醒服务是morning kiss,而赵衡是kiss加喜欢你,连司露露忘记拿文件去公司,他帮忙送过来,走之前还不忘大庭广众之下说一句喜欢你。

弄得司露露怪不好意思的,也有种给自己挖了大坑的感觉,总觉得要在某个地方以另一种方式还回去的。

这哪是喜欢她,这是要她命啊。

至于沈清,后来又来闹过几次。

被司露露毫不留情的赶走。她不是赵家人,对她没什么包容心,还警告她如果还来闹事,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也不怕跟她走法律程序。

沈清毕竟是个学生,之前赵家人对她太容忍,才让她以为所有人都会逆来顺受,被司露露这一吓,也收敛了很多。

某天,赵衡要去出任务,司露露送他出门,突然对他敬了个礼,一脸严肃地说:“赵警官,以后你守护s城治安,而我……”

司露露眼睛笑成月牙,“守护你的治安。”

起初,赵衡对警察这个职业说不上多热爱,只是家人规划,用来减轻愧疚的一种方式,一种责任,但现在他好像找到了它的意义。

赵衡嘴角一弯,抬手回一个敬礼,他眼里闪着光,那是他的女孩。(原标题:《警官要脱单》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 原地址:https://m.ziweifu.com/bazi/20211122215007.html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